琐记 - 2

谨以此文,记念我的外婆。

说记念而不是纪念,是因为我外婆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,她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。

小的时候,爸妈上班的时候没时间照顾我,就把我留在外婆家,让外公外婆照顾我。

可以说,我小时候就是妈妈和外婆带大的。

上小学的时候,我喜欢玩洛克王国,舅舅又不给我玩电脑,便求着外婆要舅舅房间的钥匙。外婆拗不过我,帮我把门开了,说我玩瞎了眼以后不要怪她。

这些话我至今还记得,也根本不可能去怪外婆。

昨天周五,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中午 12 点了,看到家里人说外婆十点半往生了,感到有一丝难受,但又不是很多。

因为早三个月前,我就已经想到会有这一天了。

三个多月前,外婆已经是诊断出可能患癌了,但是也没有确诊,因为确诊要做穿刺——但是外婆已经经不起折腾,就算确诊,也撑不过手术了,就没做进一步检查。

三个月前的一天,下午两点,我正准备去上课,妈妈忽然打电话给我,带着哭声,说外婆可能撑不过晚上了。我有点慌,马上又回到宿舍,收拾好东西,坐高铁回家。

到外婆家的时候,外婆躺在床上,已经看不见东西了,大概是因为癌细胞已经破坏了视神经。

她听到说是我回来看她,很开心,抓着我的手,说不用挂着她,说已经活够了,让我快点回学校好好读书。我没忍住眼泪,哭了。

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,外婆还是撑了下来,给了她的子女最后一次尽孝的机会。

外婆的身子一直不好,腿经常痛,病的这几个月,也是一直在头痛中度过,各种止痛药吃个不停。

逝世对她来说,或许也是一种解脱。

她的三个子女也不用再为她的病痛来回操心了。

所以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十分悲伤的事情。

外婆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,一生都在念佛。尽管我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,觉得佛教的传播甚至起源都是统治者操控思想的手笔,此刻我还是希望,她已经到了她所一直向往的西方极乐世界。

在这里写这篇文章,也是相信《寻梦环游记》里的话。

只要这个世界还有人记得外婆,还有地方存在对她的思念,她就不会真正死去。

互联网上也会长久地为她念一声佛号——

阿——弥——陀——佛——

一些画像

外婆经常觉得我没吃饱,大概是因为我太瘦了,但也就是这段时间,我忽然就胖到将近正常体重了。

每次看望外婆要回家的时候,总会让我带点苹果回去。

另一些琐事

最近打完长城杯了,校队还是没什么起色。
当初 tel 去 VN 的时候有叫上我,我想着留在校队里守一下,却不想成了一个巨大的遗憾。
现在随着 CTF 的回归,想找点同级或者年轻的交流下,发现校队里没什么交流,S1uM4i 里又都是老登,人也基本都在广州,平时线下见面少之又少。
前几天睡眠不足,脑抽了投个简历给 VN,想进去只水群不打比赛,后来才反应过来这操作有够抽象的,被背地里嘲笑一番估计是免不掉了。

时代的尘埃,落在一个人身上,就是一座大山。

现今版本,联队翻手之间,就能把我所向往的校队震为泡影。
我为校队做的一切努力,都不过徒劳。
还记得当初也是为了校队的传承选的密码,现在想来,若是选的 web,估计也不至于此。

作者

未央

发布于

2024-05-18

更新于

2024-06-18

许可协议

评论